全职/黑篮/时之歌/撒野/声控/
『全职』
本命男神方锐王大眼,本命cp方我张楚王柔,雷all叶的一切cp,叶蓝也不吃,其余随意。
『黑篮』
挚爱绿赤,其余随意。
『时之歌』
全员都是心头好,真爱唯有大祭司。
『撒野』
丞飞飞丞随意,互攻党很满足。
『声控』
B站唱见圈男神王胖子,女神祖娅纳惜,配音圈苏尚卿图特哈蒙
『其他』
盗笔龙族哑舍魔道都看过不混圈,
近期热门的圈子基本了解,
欢迎找我唠嗑找我玩,淡圈老咸鱼高中狗长弧,不过戳我都能聊,
网络一线牵,都是缘分。

  若水三纤  

【张楚】爱的表象(1-3)

一杯点心:

1、




“你们知道楚云秀上一轮为什么打得那么凶残吗?”


韩文清、张新杰、白言飞、秦牧云和宋奇英齐齐转过头来看着张佳乐,后者神秘兮兮地摸了摸下巴上并不存在的胡子,笑容诡异仿佛王杰希上身。


“听说她失恋了。”


三个后辈面面相觑,不知如何作答。韩文清没做任何反应,直接转回头继续复盘,好像张佳乐刚才什么都没说一样。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对这个情报的兴趣比其他人大得多。


“什么情况?”


按理说,霸图的汉子们对这类八卦都是不感兴趣的,但自从楚云秀连续两次全明星爆发——一次是因为苏沐橙被王杰希欺负,一次是因为没看成偶像剧结局——之后,每个战队都意识到楚云秀的发挥受个人情绪影响很大,因此在收集烟雨的情报时,楚云秀的情绪,绝对比风城烟雨身上的银武要更重要。


而分析这类情报的责任通常就落在张新杰的肩上。


“听说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玩到大,好了七年,云秀一直用自己的薪水支持他创业来着,没想到那个竹马创业刚成功,就跟董事会哪个大佬的女儿跑了……”


张佳乐说着说着就有了点义愤填膺的样子,荣耀圈的职业选手少,互相之间都很熟,赛场上的横竖不顺眼的对手,就像是自己家的不省心的兄弟姐妹,妹妹被负心汉抛弃了,自然是愤怒的。


“我知道了。”


张新杰若有所思地说。


“干得漂亮,不愧是能混进荣耀女将群的云蓝颜。”


“我X!脏心杰你就这样报答我的吗!”






2、




结果次日的团队赛上,霸图的频道里刷的最多的就是:


“前辈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张新杰没法跟着刷,一方面不符合他的性格,一方面他已经快被烟雨的双枪姐妹花乱枪射死了。


“!!!!”


烟雨的战法异常冷静,双神枪成型后攻势堪称联盟最凶猛,却凶中有序。霸图依照计划先干掉了对方的拳法家,正准备集火治疗时,石不转的血就剩20%了。


这还算在张新杰的意料之中,百花缭乱的接应飞快地到位,石不转在一团炫目光影的掩护下迅速从姐妹花的攻击范围撤离。


然后他就被带着一串闪电从天而降的风城烟雨给揍了。








“对手的发挥很好,尤其是楚队。”


赛后记者会上张新杰这样说道。


“能具体说下吗?”


“虽然看起来是变得凶猛,实际上却更加冷静了。”张新杰回答。


原来“女人失恋以后能一夜长大”的传说居然是真的。


在孙哲平受伤退役后一个人带着百花两度闯入决赛的张佳乐这样想着。






3、




这次比赛是霸图主场,赛后的时间表和平常并没有什么差别,张新杰很好心地没有加入剥削张佳乐请客的行列,自己溜达到了小吃街,在决定吃什么之前,被街边店内的穿着烟雨队服的背影吸引了注意力。


楚云秀正没精打采地一个人坐在一家米线店里。


张新杰犹豫了一下,推门进去了。


“楚队,一个人?”




楚云秀正在天马行空地走神,被张新杰吓了一跳,不过堂堂烟雨队长很快整理出一个得体的笑容:“哟,奶爸啊。”


张新杰扶额,这是黄金一代群里的各位对他的普遍称呼,然而这个外号比起黄少天的“黄少”,苏沐橙的“苏妹子”,要尴尬得多。


“坐?”楚云秀招呼道。


“谢谢。”张新杰也没有客气,直接坐在了她对面。


楚云秀很庆幸面对的是张新杰而不是活泼的张佳乐,霸图副队长吃饭的时候绝对不说一句话,她也是知道的。自己现在这个状态,一点也不适合活跃气氛。


“没和其他人一起?”


张新杰嗯了一声:“时间表合不上。”


“你的时间表,谁也合不上吧。”楚云秀揶揄道。


张新杰正直而迷茫地看她:“你不是合上了吗?”


显然指的是两个人一起坐在小吃街的米线店里的现状。


啊呸,嘲讽不成反被噎。


“打扰楚队散心了?”


“呵呵呵呵……你也听说啦……”楚云秀讪笑。


“听的不多,李竹马和王千金的故事。”


楚云秀差点把饮料喷了他一脸。




关于楚云秀失恋这出八卦,第一时间听说的都是和她关系较好的女选手们,也就是那个男选手们趋之若鹜的“荣耀女将群”的成员,群里为楚云秀鸣不平的人很多,首当其冲的就是年轻气盛爱憎分明的戴妍琦,和一贯和女选手关系好的云蓝颜张佳乐,两个人私聊时为了方便,用李竹马和王千金代指了故事的另外两个主角。


张新杰如此这般地把张佳乐出卖了一番,楚云秀一脸愤恨地咬着吸管:“切,早知道当初踢黄少的时候就把乐乐一并踢掉了。”


“前辈也是好心。”


楚云秀叹了口气算是默认,拿吸管戳着饮料里的冰块,一边不情愿地解释。


“哪有那么狗血,用薪水接济他倒是有过,但很快就还了。说是在一起有七年,其实一年也就见个几次面,本来打算过几年退役了就……”


她忽然停住话头,看了一眼张新杰,有点尴尬。在这件事情上她一直不愿意大家当她是个受害者,感情破裂,从来都不会是一个人的错。


然而张新杰却对她点了点头表示了100%的认同。


“制定好的计划不能执行,确实是很糟糕的事情。”


楚云秀差点掀桌:“重点不是这个好吗!是感情啊感情!”


“感情不就体现在对将来的规划上吗?”张新杰不慌不忙地解释,“虚无缥缈的东西,总要有些行动才能证明。”


“……”


楚云秀郁闷地继续咬吸管没反驳,她承认张新杰是对的。时常语出惊人的戴妍琦曾经说过:没有行动的爱,只能叫YY。


“在张副队眼里,感情都是可有可无的吧。”


“相爱容易相守难,”张新杰推推眼镜,“人的行动,才是一段关系能长久维持的关键。”


“有感情,自然就有行动。”


张新杰不以为然:“行动的能力和质量要靠智商,李竹马对你了解吗?”


“当然了解,”楚云秀白了张新杰一眼,“我俩一个院长大的,知根知底。”


“对荣耀呢?”


“他是传说中的上进青年,自觉远离游戏。”


“他知道你抽烟吗?”


“……”楚云秀撇了撇嘴,“我们离得太远,没那么多时间相互了解。”


……其实是她刻意瞒着的。


刚好这时饭店老板娘端了他们的酸辣米线过来,满面笑容地放在了他们的桌子上,打断了张新杰揭穿她的计划。


“两位慢用啊。”


楚云秀抄起醋瓶就打算往碗里倒,突然手被张新杰握住了。


“我来吧。”他说。


她欣然放手,看着张新杰一手拿起饭店的塑料小勺,一手将醋瓶微微倾斜,勺子里的液体用缓慢而均匀的速度增加,停在了大约一半的位置,整个过程不到十秒。


张新杰把勺子里的醋加在她碗里:“尝一尝。”


楚云秀用勺子搅了搅,然后尝了一口汤:“不够酸。”


“好。”


又是大概十秒后,大约只有刚才一半的醋加进了她碗里。


“好吃!”楚云秀双眼放光地赞道。


张新杰露出一个罕见的笑容,又不慌不忙地给自己调了醋:“你看,我了解你的口味,只用了不到一分钟。”


全联盟失败率最低的选手通过摆事实讲道理,有力地证明了自己的观点。楚云秀痛心疾首地扶额:“奶爸你果然心太脏。”


张新杰没接招,调完了醋之后慢条斯理地搅拌着米线:“以后如果我们一起吃饭,我每次都能调出你最喜欢的酸度。而另一边你的前男友因为没抽出这一分钟,只会随便倒醋碰运气。这两种关系哪一种能维持下去,答案很明显。”


荣耀第一奶爸言之凿凿,完全没有觉得拿自己和人家的前男友对比有什么不妥。




楚云秀表情就和心情一样复杂,她想吐槽,但对面的张新杰俨然已经进入了“食不语”的状态,她也只能翻一个对方看不见的白眼,低头默默地吃起来。


饭店老板娘五十出头,刚好是能把这对小年轻当成孩子看的年纪,看到自己的常客张新杰和一个漂亮姑娘一起吃饭,还罕见地话多,擅自感到非常欣慰。


闷头吃饭的效率总是很高的,不一会儿张新杰就解决掉了自己的那份,拿起纸巾,按上左右下的顺序擦完嘴,结束了用餐状态。而后维持着正襟危坐的姿势,望着楚云秀因为辣而微微泛红的脸颊,安静地等待。


当楚云秀也吃完自己那份,擦擦嘴,刚把纸巾放回到桌子上的时候,张新杰开口了。 


“所以楚队,”


他说,


“你觉得我怎么样?”




下一章


————————————————


吃米线和加醋这两个情节太多大大都写过了,明明知道是撞梗,然而我还是避不开啊避不开

评论
热度(565)
© 若水三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