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黑篮/时之歌/撒野/声控/
『全职』
本命男神方锐王大眼,本命cp方我张楚王柔,雷all叶的一切cp,叶蓝也不吃,其余随意。
『黑篮』
挚爱绿赤,其余随意。
『时之歌』
全员都是心头好,真爱唯有大祭司。
『撒野』
丞飞飞丞随意,互攻党很满足。
『声控』
B站唱见圈男神王胖子,女神祖娅纳惜,配音圈苏尚卿图特哈蒙
『其他』
盗笔龙族哑舍魔道都看过不混圈,
近期热门的圈子基本了解,
欢迎找我唠嗑找我玩,淡圈老咸鱼高中狗长弧,不过戳我都能聊,
网络一线牵,都是缘分。

  若水三纤  

【张楚】爱的表象(9-11)

一杯点心:

前文链接:


1-3    4-5   6-8




——————————————————


9、


这是楚云秀和李竹马七年的恋爱结束后的第一次见面。楚云秀此刻是有点紧张的。


她抬起没拿烟的那只手:“哟!”


然后自己在心里吐槽:哟个鬼啊!


但她再紧张,也没有李竹马紧张。


“你你你你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我我我我来找你商量事的啊!”楚云秀故意模仿他的句型,李竹马的血量以看得见的速度下降。


“咳,什么事?”


“过年回家怎么跟长辈交代的事啊,还能是什么?难道讹你分手费吗?”


李竹马默默地出了一层冷汗。




其实过年怎么交代的问题,在哪都能谈。楚云秀非要到这种金碧辉煌虚与委蛇的场合看一眼,是因为她心里还残存着一点希望,如果李竹马是一时糊涂打算卖身求荣,她就搬出大院里的祖上三代,搬出竹马妈妈对他们一定要好好过日子的嘱托,实在不行自己抡拳头上,总之非要把他的鬼迷心窍打走,换上正确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才行。


然后呢?


然后说不定他们还能在一起。




但是等她看见李竹马在舞台上眼疾手快的反应,对王千金不着痕迹的保护,才知道不可能了,人家是真·转角遇到爱了。


被她用那点希望小心翼翼地捂了半年的心,终于还是凉透了。




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几分钟,李竹马没有一点要串供的意思,打算实话实说,是他变心,是他对不起楚云秀。至于后来竹马妈妈大过年的把儿子赶出家门,然后拉着云秀妈妈抹了一下午的眼泪的后话,也在意料之中了。


最后楚云秀摆摆手说:“得了赶紧回去吧,一会儿你岳父该着急了。”


李竹马逃命似的窜了。


楚云秀还站在栏杆边上,手里的烟早灭了,积了足足一公分的烟灰,夹在她冻僵的手指间,从李竹马来到走,自始至终,都没问一句“你居然抽烟啊”。


切,真让张新杰说中了,是智商问题。


她转过头,面对着凛冽的B市,宴会所在的楼层很矮,眼前是一座摩天楼,根本毫无夜景可言。年关将近,摩天楼的灯光零零散散好不凄惨。再抬头看去,就是深邃的冬季夜空,漂浮着一层似有若无的雾气,那么广阔,又那么缥缈。


天大地大。


他们终于还是走散了。




10、


张新杰掐着时间再次回到阳台,楚云秀正对着外面发呆,两只手都搁在阳台的栏杆上,暴露在寒冷的空气里,指间的烟头挂着一串黯淡的烟灰。


“你不冷吗?”


楚云秀如梦初醒般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轻声答:“冷。”声音有点颤。


张新杰皱皱眉头,从背后贴过去,左手拿走了她早就灭掉的烟按进烟灰缸,右手环过来,把楚云秀松松地搂在了怀里。


“这样好一点没?”


楚云秀立刻体会到了这个问句里的深意,此刻张新杰只是松松地搂着她,如果她说没有,他一定会松开手,再次保持两人的距离。


她没有说话,因为确实好了很多,不一会儿,周身都被他的体温煨地暖烘烘,她偏头看着他,联盟最严谨的战术大师依旧是一脸波澜不兴。


可我适合你啊。


她忽然彻底理解了张新杰关于爱的表象比本质还要重要的谬论,每个人对爱情的期望,不过是从怦然心动到心意相通、而后在漫长的岁月里忠于彼此,坚持着把两个人渐渐磨合成对方最完美的另一半,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而张新杰可以跳过前三步,通过理性的观察和预判,直接变成一个完美的另一半,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还要爱情这种劳心劳力的东西顶个鸟用!




楚云秀豁然开朗,看向张新杰的目光一亮,和当初尝到酸度正好的米线的时候如出一辙。


“怎么?”张新杰问,声音从很近很近的地方传进楚云秀的耳朵,异常的好听。


“还有烟吗?”


“有。”说着就不知道从哪变出一根来。


“抽一根让我看看。”


“……为什么?”


“你不是说你适合我吗?”楚云秀一脸正直,“我得看你抽根烟鉴定一下。”


其实她就是想看全联盟生活习惯最好的张奶爸破例的样子。


张新杰犹豫了大概十秒。


“哦。”


他很不熟练地把烟放进嘴里,又很不熟练地点燃,勉强吸了一下,烟头的火光随着他的动作明了又暗。接着一团烟雾从唇间不疾不徐地被呼出,在夜幕作为背景的画面上居然显得优雅非常,伴随着极轻却可以捕捉的吐气声,和张新杰微微下垂的眼眸和干净的侧脸。


“可以了吗?”


楚云秀神色呆滞地点点头。




“后来呢?”苏沐橙在QQ上问。


楚云秀在酒店的床上搂着手机打了个滚,发了一串撇嘴的表情过去。


“很糟糕?”


“不是……”楚云秀又打了个滚,“我完全没想到,这种禁欲系的男人抽个烟,居然他X的能帅出天际!”




11、


李竹马的这个新年过得不太好。


先是回家坦白和楚云秀分手的缘由之后被踢出了家门。


然后在想以赞助为名和义斩五壕搞好关系的时候,又被楼冠宁客客气气地请出了门。


“不好意思啊李先生,这个我们真不敢。”


拿个赞助有什么不敢的!


“我们属于食物链底层,要不您去微草试试吧?”


这跟食物链有什么关系!


“您赶紧回吧,一会儿孙前辈回来看见该打人了。”


谁?


咣!门关上了。


唯一让他有点安慰的是,虽然和楚云秀分了手,青梅竹马的情分还在,没有变得老死不相往来。


“你可不知道,”楚云秀吃着他付账的法国大餐,用充满戏剧性的语气说,“你妈和我妈知道做不成亲家的时候,那场面啧啧啧,跟十送红军似的。”


李竹马的心在流泪。




但实际上楚云秀的年过得也不怎么样。


男朋友变心,是所有失恋方式里最屈辱的一种,况且对方还是在一起了七年的人,横竖肯定是过不好年的。但竹马妈妈整日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李竹马又被赶走了不在,她反倒要好言哄着,自己的伤心和委屈只能憋在心里。


其实竹马妈妈一直是把楚云秀当半个女儿疼的,抹完了眼泪,就拉着她的手,说你一定要过得比我儿子好,回头后悔死他。


楚云秀回想了一下王千金温婉的脸周全的礼数和显赫的家世,差点脱口说你儿子的选择其实很明智。


即使她再不甘心,也知道上王千金比自己好,如果她是李竹马,一定也不会选楚云秀。


然后她就想起了张新杰这个奇葩。




但实际上张新杰的年过得也不怎么样。


他和楚云秀关于男女朋友关系的商讨一直没有实质性进展。


“那如果我们发现不合适,能分手吗?”


“发现不合适的地方就要积极商讨,主动调整,提出和讨论解决方案,最终优化打法,不能一开始就抱着放弃的念头。”


“……你醒醒这不是霸图开会。”


“既然决定了当然要奔着最高目标去。”


“奶爸啊……”


“嗯?”


“你知道电视剧里经常出现的那种,各方面都优秀,生活计划特别明确的男配吗?”


“……不知道。”


“那我告诉你好了,他们婚后一般都会家暴。”


“……”


最后他被迫答应了楚云秀“如果她觉得不合适就分手”的条件,但他完全不觉得他们存在“分手”这个可能性。


一点都没有。


虽然这个想法也有点吓到了他自己。






下一章


——————————

评论
热度(306)
© 若水三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