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黑篮/时之歌/撒野/声控/
『全职』
本命男神方锐王大眼,本命cp方我张楚王柔,雷all叶的一切cp,叶蓝也不吃,其余随意。
『黑篮』
挚爱绿赤,其余随意。
『时之歌』
全员都是心头好,真爱唯有大祭司。
『撒野』
丞飞飞丞随意,互攻党很满足。
『声控』
B站唱见圈男神王胖子,女神祖娅纳惜,配音圈苏尚卿图特哈蒙
『其他』
盗笔龙族哑舍魔道都看过不混圈,
近期热门的圈子基本了解,
欢迎找我唠嗑找我玩,淡圈老咸鱼高中狗长弧,不过戳我都能聊,
网络一线牵,都是缘分。

  若水三纤  

【张楚】爱的表象(27-29)

一杯点心:

前文链接:


1-3    4-5    6-8    9-11    12-14     15-17    18-20    21-23    24-26


————————


27、


每周五打电话半个小时,一人讲十五分钟。


楚云秀通过每周十五分钟知道了张新杰从小家境优渥品学兼优,十五岁时看了一场荣耀职业联赛,觉得团队赛的战术比课堂有趣得多,之后便通过有理有据的辩论成功说服家人,进了训练营。


张新杰通过每周十五分钟知道了楚云秀出生自带懒癌,从小人缘奇好堪称混世魔王,十四岁开始偷跑网吧上网打荣耀,当地的资深玩家看她天赋挺高就推荐了出去,父母开开心心地把她送进了烟雨,觉得在训练营这样正规的地方打游戏,总比去网吧好。




常规赛再开,霸图的新旧换代进行得快中有序,第一赛季出道的韩文清和第二赛季出道的张佳乐已经很少上场。而第四赛季出道的黄金一代,也到了着急寻找接班人的时候。


年轻的烟雨依旧凶猛异常,但也有不少人注意到,战术指挥已经交由李华来承担。


烟雨在常规赛里遭遇霸图时,楚云秀没有加入赛前串门的行列,直到赛前两队选手握手致意时,她才见到张新杰,后者依旧穿着同一身队服戴着同一副眼镜,干净而面无表情的侧脸,甚至连头发的长度都和从前无分毫差别,但她却看到了一个表面上没有叛逆期的少年、一个超有耐心的纯情小男生、一个严肃地计划着他们将来的男人。


握手的时候,连对方手掌的温度都仿佛有了特殊的意义。


楚云秀鼻子忽然一酸,才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原来自己一直都很想他。


张新杰对她微微一笑,刚想说点什么,楚云秀忽然张开双臂扑过来抱住了他。


全场一片哗然,张新杰也有点意外,直到张佳乐酸溜溜地说了句:“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才忽然明白过来,拥住她拍了拍头。


楚云秀吸吸鼻子,松开他又去抱张佳乐,成功地把自己的行为糊弄了过去。




赛后张新杰在体育馆外找到了正在偷偷抽烟的楚云秀,然后被喷了一脸的烟。


“咳咳,楚队害羞的方式还真是与众不同。”


楚云秀绷不住笑了出来,张新杰看准机会把人拉进了自己怀里。


初冬的夜里一片寂静,擂鼓般的心跳声经由胸膛传到楚云秀的耳朵里,清晰得有点惊悚。


“你的心跳声?”


“嗯。”


“见到我很紧张?”


“嗯。”


“张副队害羞的方式还真是与众不同啊。”




28、


三日的全明星散场,烟雨的队员们正互相商量着去吃点什么的时候,楚云秀在人流前方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高档西裤皮鞋,瘦弱的身体裹在羽绒服里瑟瑟发抖。


她默默嘲笑了对方一阵,侧面跑出了人流,戳戳他的背:“哟,好久不见啊。”


李竹马惊喜地回过头:“可算等着你了!”


“就你那个pose能找到我就有鬼了,”楚云秀掏出一根烟点上。


李竹马惊呆:“……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


“十四岁吧。”


“骗鬼。”


“你没发现怪我咯?”楚云秀吐了一口烟,“有事吗?结婚送请柬?”


李竹马整个人立刻蔫了:“不是。”


“被甩了?”楚云秀做出合理推测。


“……还没有。”


一句话透露了好几个意思。


楚云秀皱皱鼻子,在感同身受和幸灾乐祸之间挣扎了好几个来回才开口:“要不要找个地方坐坐?”


李竹马感动得都快哭了。




两个人就近找了个咖啡店,楚云秀临进门在垃圾桶上灭了烟,李竹马看着一阵皱眉:“抽烟不好。”


“我男朋友可什么都没说。”楚云秀顺嘴回了一句,这还是她第一次对外用“我男朋友”这个称呼,没想到说得还挺顺口。


李竹马略带尴尬地笑笑,招呼她坐下:“喝点什么吗?”


“不了,我等会儿有聚餐。你有什么不开心的,赶紧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


李竹马泪流满面,犹豫片刻之后,叹了口气:“你说我是不是特别不解风情啊?”


这一问没头没尾,楚云秀略微在脑子里转了个弯,大致明白了:“是不是你时间都花在工作上,王千金觉得她受冷落了啊?”


“别那么喊她成吗?”李竹马无奈,“你怎么知道?难道以前你也这么觉得?”


“没啊,我那时候觉得你特别有活力,不过那是因为我们没在一个地方吧。现在想想,你那时候打个电话,说的也都是工作上的事。”


“我那么努力工作,也是为了她啊。”


“别装了,”楚云秀毫不留情地戳穿了他,“你骨子里就是个工作狂。”


“是是是我是,”李竹马狂点头,“那我该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把她排进你的日程表,定时关爱啊。”楚云秀一脸“你是白痴”的表情。


“这更不解风情了吧?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


“那你想怎么样,整天在心里嗷嗷爱人家,结果什么都不为人家做?要点脸行吗?”楚云秀恨铁不成钢,“你以为跟我们那时候异地一样,打个电话就得了啊?”


李竹马抱头:“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谢谢你多年的容忍,好了吧。”


楚云秀噗地笑了出来:“我以前也觉得,只要心里有感情,表面功夫怎样都不重要。但事实上,没有行动,感情再深再虐心,也都跟没有一样。表面功夫做足了,没有感情也跟有一样。”


“这么深刻,男朋友教的?”李竹马有点郁闷。


楚云秀刚想回答,忽然感应到了什么似的转过头,咖啡厅的玻璃窗外,被路灯照亮的积雪街道上,有个人从飘零的雪花里走出来,厚实的围巾包裹着口鼻,只露出镜片下一双沉静的眼。


一股温暖的笑意不可阻挡地从心里蔓延到嘴角。


“是啊,我男朋友教的。”




29、


张新杰很不高兴,楚云秀感觉得出来。


全明星后的聚会有好几拨,他们最后去了黄金一代的那摊,张新杰一言不发地把自己的饭推过来让她加辣椒,结果楚云秀不小心加多了,于是奶爸的脸色就更加难看。


“新杰大大?”楚云秀小声叫他,“我错了……”


张新杰食不语,楚云秀欲哭无泪。


微草俱乐部特地给他们订了离场馆不远的酒店,聚餐结束后大家勾肩搭背地往回走,准备第二天各自休假回家,楚云秀跟在张新杰身后刷存在感,奈何就是刷不出一句话来,直到他们回到酒店,张新杰刷卡要进房间,楚云秀在外面拽着把手不让他关门。


张新杰回头无奈地看着她,目光终于软化了一点:“你干嘛?”


“你在生气。”楚云秀说。


“是。”


“因为我去见李竹马?”


张新杰叹了口气:“不是。”


“那是什么?”楚云秀扁着嘴瞪他。


“没什么。”


“按照约定,我可以向你提出问题,你有义务如实作答,如果不能回答则要告诉我日后作答的具体时间。”楚云秀义正辞严。


张新杰扶额:“明天,好不好?”


“好。”楚云秀点点头,这才放开了门把手。他们站在原地对视了几秒,谁都没有走开的意思,最后张新杰无奈地向前一步,吻了楚云秀的额头。


“晚安。”


楚云秀心满意足:“晚安。”




第二天一早,韩文清带着张新杰感冒发烧的消息敲开了楚云秀的房门,楚云秀顿时觉得自己罪大恶极,向霸图队长连连道歉。


正是大家零零散散地收拾东西准备回家的时候,张新杰的身体情况不适合出行,楚云秀果断揽下了照顾他的责任,让霸图的各位安心回家。


“如果有什么事就给张佳乐打电话,他暂时不会离开B市。”韩文清神情严肃地叮嘱道。


楚云秀克制住了给对方敬礼的冲动:“韩队放心,有我在。”




办好了房间的续订,按照张新杰的症状买了药,楚云秀就拖着自己的行李搬进了他的房间。


韩文清走的时候特地拉上了窗帘,张新杰还在睡,睡姿是无比标准的仰卧,几分钟后楚云秀搬运完毕洗了个手回来,试了试他额头的温度,睡梦里的人皱了皱眉头,睁开眼睛。


“吵醒你了?”


“没有……”张新杰的声音有点哑,“其他人都走了?”


“嗯,你现在落在我手里了。”


张新杰几不可闻地笑了一声。


“对不起。”楚云秀说。


“怎么了?”


“你是昨天找我的时候受凉了吧?”


张新杰摇头:“不是你的错,是我自己听说你和他走了,冷静不下来。”


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楚云秀干脆躺在了张新杰身边,脑袋伏在他肩上,有力的心跳声清晰地传到她耳朵里,一声比一声快。


“心跳这么快,你是紧张?还是哪里难受?”楚云秀疑惑地问。


“都不是,”张新杰说。


“是因为我……可能喜欢上你了。”




NEXT


————


一写到李竹马就停不下来哈哈哈

评论
热度(315)
© 若水三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