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黑篮/时之歌/撒野/声控/
『全职』
本命男神方锐王大眼,本命cp方我张楚王柔,雷all叶的一切cp,叶蓝也不吃,其余随意。
『黑篮』
挚爱绿赤,其余随意。
『时之歌』
全员都是心头好,真爱唯有大祭司。
『撒野』
丞飞飞丞随意,互攻党很满足。
『声控』
B站唱见圈男神王胖子,女神祖娅纳惜,配音圈苏尚卿图特哈蒙
『其他』
盗笔龙族哑舍魔道都看过不混圈,
近期热门的圈子基本了解,
欢迎找我唠嗑找我玩,淡圈老咸鱼高中狗长弧,不过戳我都能聊,
网络一线牵,都是缘分。

  若水三纤  

【张楚】见家长(《爱的表象》番外)

一杯点心:

《爱的表象》番外:见家长




这篇是番外,相当于是个续,正文走这里




以及我要郑重地纠正正文里的一个错误:全明星的时间是一月初,并不是春节前,并不是春节前,并不是春节前。也就是说正文里张楚两个人在全明星之后凑到一起然后一起回家的的情节有点站不住脚然而现在改已经来不及了……


只希望不要误导别人,所以在这里先纠正一发


————————————




见家长这件事情,最紧张的其实是家长。


毕竟孩子们只要操心自己的表现就行了,而家长呢?一边要担心孩子的对象不靠谱,万一靠谱了,还要担心自己如何才能不给孩子丢人。


所以楚家二老站在机场,等待他们的亲女儿楚云秀和传说中的张新杰的时候,表面镇静,心里却是七上八下,忐忑得很。


最初听说女儿在分手后没多久就找了个男朋友,还要把人带回家来的时候,护女心切的亲爹妈就有一个隐约的想法:肯定是被骗了。


楚云秀的前男友李竹马,和楚家是隔壁邻居,从小和楚云秀玩到大,后来听说两个人谈起了恋爱,双方的家长都觉得特别安心,毕竟互相知根知底,也没什么好担心的,觉得这门好事没跑了。


可它偏偏就跑了。


好几年的感情,说吹就吹了,气得李竹马的妈妈大过年的把儿子赶出了家门。转眼一年前过去了,楚妈妈都还没缓过神来呢,女儿一个电话,居然说要带男朋友回来。


“什么时候找的男朋友?”


“去年这个时候。”


“哪里人啊?”


“X市。”


“家里做什么的啊?”


“呃……不知道……”


楚妈妈掐指一算,去年这个时候,离她和李竹马分手还不到四个月,而且楚云秀对对方根本就不太了解,怎么想怎么觉得是对方趁着楚云秀情伤未愈,见缝插针甜言蜜语把人骗到了手。


如果真是那样,早点见见戳穿,总比晚见好。


这边楚妈妈还在进行深刻的思考,楚爸爸已经在人流里发现了楚云秀,赶紧喊她回神。




楚云秀因为前一晚没睡好,此刻依然是腰酸背痛,拖行李的工作全部丢给了张新杰做,被裹成球的张新杰乖乖地拖着一大一小两个箱子跟在她后面。


楚爸楚妈不急着喊他们,就想先多观察一下张新杰:远远看过去就是个普通的青年,中等身高,穿得很多看不出胖瘦,戴眼镜,头发收拾得一丝不苟,跟班似的走在楚云秀身边。


挺好的,看起来挺好欺负的。楚爸爸想。


不行啊,看起来太好欺负了。楚妈妈想。


另一方面张新杰虽然亦步亦趋地跟着楚云秀,眼睛却没有闲着,在接机的人群里积极地寻找楚云秀的父母。毕竟见家长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他也想做好一切能做的准备。


楚家父母一点也不难找,正相反,那越过人群的两道灼热视线,想忽视都难,那眼神,就像赵禹哲看风城烟雨,张佳乐看君莫笑。


明明分分钟想打爆你,却还要表态说老子绝没有这么low。


于是他叫住楚云秀,歪歪头示意了一下二老的方向,顺便自己也和他们眼神相碰,完成了历史性的初次照面。


挺好的,长得挺帅。楚妈妈想。


不行啊,长得太帅。楚爸爸想。




“爸!妈!”楚云秀兴高采烈地冲过去和爸爸妈妈拥抱,张新杰不慌不忙地在后面跟着,等到拥抱结束,他也刚好走到他们面前。


“这个人就是张新杰,奶……咳,新杰,这就是我父母。”


张新杰笑得不太自然,毕竟这是楚云秀第一次喊他“新杰”。


“叔叔阿姨好,我叫张新杰。”


声音听起来居然挺靠谱,楚爸楚妈同时想。




张新杰既不是一个健谈的人,也不会散发什么亲切可人的信号,楚云秀深知这一点,回家的出租车上特地将他塞到了副驾驶,自己缠着父母说了一路的话,什么今年全明星上的新秀水平高得吓人,队里的姑娘不知道是不是谈恋爱了整天心不在焉,李华又多了一个外号叫妇女之友,男人的嫉妒真可怕啊云云。


楚爸爸呵呵笑着听着,忽然问:“那去年赢了你们的那个冠军队今年怎么样啊?”


楚云秀噗嗤一声笑出来,指指前面的张新杰:“你问他,他是那个队的副队长。”


二老的嘴巴都张成了“O”型。


张新杰回过头:“我们今年在过渡,多了一些年轻人,那个水平吓人的新秀就在我们队。”


“切,”楚云秀不屑,“早晚给他挖过来。”


张新杰没说话,实际上对于一个元法新人来说,如果烟雨去挖,成功率会非常大。


楚爸爸又问:“那你们一起去国外比赛的队友现在都怎么样啊?”


楚云秀又指指张新杰:“这里就有一个啊。”


二老的嘴巴再次张成了“O”型。




多亏了这两年的国际联赛,荣耀在老一辈人中间也有了不小的知名度,他们倒不是很在乎比赛的类型,只知道又多了一个中国队可以傲视群雄的领域,想想就开心。


年轻人对荣耀联赛的了解就要多得多,每年楚云秀一回到家,院里的小孩们都会拉她PK或者组队,闲着没事的时候,还要打听联盟里的八卦。


今年也不例外,楚爸爸刚打开车门下车,就有两个初中年纪的男生屁颠屁颠地凑过来:“楚伯伯!云秀姐来了吧?”


“来啦!”楚云秀第二个钻出来,两个男生顿时跳起来:“云秀姐,下午跟我们组队虐人去啊!”


“好啊,”楚云秀豪迈地答应了,“我还多带了一个奶呢!”然后指指身后,张新杰和楚爸爸刚从后备箱拿完行李,车子开走,两个男生顿时眼睛都直了。


“卧槽不是吧,你快打我一下。”


啪。


“靠你怎么真打啊!”


楚云秀笑得要岔气,回头招呼张新杰过来,两个男生还在原地傻愣着。


“霸图的张新杰……活的……”


“联盟第一奶……”


“怎么会在这儿?”


“我特地带来跟你们组队的啊。”楚云秀大言不惭地揽功,张新杰身处别人的主场,十分配合地点了点头。


一个男生顿时眼睛更亮了:“那明年能不能带王杰希来啊?”


楚云秀被狠狠地噎了一下:“啊……呃……我尽量吧……”


张新杰十分哀怨地看了她一眼。


所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飞机是下午到的,楚家二老理所当然地认为楚云秀和张新杰午饭没吃好,刚回家就急忙钻进厨房忙活,一会儿工夫弄了一桌明显吃不完的菜,楚云秀数次试图制止都失败了。


“你担心什么啊,剩菜就剩菜。”楚妈妈瞪她,“走走走让开,挡我道了。”


楚云秀捂脸:我不是怕剩菜,我是怕那个强迫症非要把菜吃完。


然后她又赶紧跑出去捉住正和孩子们聊天的张新杰:“你记住,要是我妈往你碗里狂夹菜狂添饭,吃不了的你就说吃不了,不然你会被撑死。”


一副操碎了心的样子。


张新杰笑着拍拍她:“放心吧,我又不傻。”


楚云秀还没来得及传达事态的严重性,就听到楚妈妈在屋里喊:“吃饭啦——”


“不过你这么担心我,我挺高兴的。”张新杰轻声说,然后低头推了推眼睛,那是他害羞时的标准动作。


楚云秀觉得自己似乎领悟了什么。


原来见家长最大的意义,不在于给谁留下什么好印象,而是在合起伙来对付家长的过程中,互相操心圆场打掩护,狼狈为奸,进而产生革命情谊进一步巩固两个人的感情。


她沉了沉气,跟着张新杰义无反顾地走向饭桌。


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一个战壕的同志了。




这顿饭主要是给两个没吃午饭的年轻人准备,楚家二老比起吃饭,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操心。


第一筷子刚落下,楚爸爸就忍不住开口了:


“新杰,你不回去过年,父母那边不会不高兴吗?”


楚云秀冷汗都下来了。


百密一疏啊!忘记了张新杰吃饭的时候是不说话的!


她立刻想跳出来解释,没想到张新杰居然很自然地开口回答了问题:“不会,他们也觉得尽早来跟你们打招呼比较好,毕竟这件事,父母是最担心的。”


楚云秀刚夹起来的鸡腿duang地一声掉回了盘子里,换来楚妈妈一顿“连筷子都拿不好”的数落。


张新杰的回答显然特别得二老的心,楚妈妈兴高采烈地夹了一块鱼到他碗里。楚云秀灰溜溜地自己把刚掉的鸡腿夹回来,还没下口,就听到张新杰居然主动开口了。


“阿姨这个鱼烧得有水平,”他说,“我爸爸烧鱼的时候,料酒总是放得太多,损伤鱼的鲜味,但是少了压不住腥,这个料酒的量非常难把握,阿姨能加得这么准,高手中的高手。”


楚云秀差点喷饭,妈妈在她旁边笑成了一朵花。


高段啊!心脏啊!大师啊!这么不害臊的话,我要钱的时候都说不出口好吗!


楚云秀心情复杂地对着鸡腿啃了一大口,立即又被妈妈数落吃没吃相,叼着肉泪流满面。


到底谁才是亲生的啊。




饭后楚妈妈帮着张新杰搬进了家里的客房,行李箱一拉开,被叠成方格齐齐整整排列的衣服就惊得她说不出话来,到这一刻,“女儿可能被骗”的设定终于被她抛到了九霄云外。


不过楚爸爸的警戒可还没解除。


有句话说得好,只有男人才知道男人的恐怖。趁虚而入见缝插针甜言蜜语这些戏码,要么他自己干过,要么看别人干过,一天的良好表现并不能说明什么,隔壁小李还表现了三年呢,照样最后变心了。


楚云秀被妈妈抓去干活,忙上忙下,张新杰收拾完了房间出来,没见到女朋友,就自觉地坐下陪楚爸爸喝茶。


“小张啊,”楚爸爸笑着开口,“你和云秀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我们认识快八年了,”张新杰回答,“还是新人的时候,同一年开始打比赛,大家都是新人,互相之间就慢慢熟了。”


“我对你们这行不太了解,她算是打得好的吗?”


“非常优秀,”张新杰肯定地说,“一般来说,刚开始打比赛的新人,手比别人快是正常的,但经验少,控制不住节奏,云秀在我们几个当中,节奏控制是最优秀的。”


“哦?”楚爸爸似懂非懂,“那后来呢?”




当楚云秀端着果盘到客厅献殷勤的时候,赫然发现自己的男朋友居然正给自己的爸爸进行荣耀科普。


“这场结束,美国队的人看到一个姑娘从比赛席走出来,都吓傻了。”


“哈哈哈哈哈哈……”楚爸爸拍着大腿狂笑,“云秀,我都不知道你居然这么厉害啊!”


楚云秀耸耸肩顺着说了下去:“没办法,我当时急着上厕所嘛。”


楚爸爸又狂笑起来,张新杰也被逗乐了,楚云秀放下果盘,顺手往张新杰嘴里塞了一块苹果,心满意足地走了。


“从小就不着调,”楚爸爸指着她的背影数落道,“但是有时候有特别死心眼,就前年,人小李都要订婚了,她还琢磨怎么把人追回来。”


刚数落完,楚爸爸忽然觉得有点尴尬,这种事情在现任男友面前说,怎么想怎么不合适。张新杰却完全不在意,说到底,如果不是楚云秀要到B市找李竹马,他们的交往,还不知道会推迟多久。


“恋爱七年,如果说忘就忘,我反而要担心了。”


“七年?”楚爸爸一脸困惑地重复了这个字眼,接着表情就变了。


“楚云秀!”


被连名带姓地一吼,楚云秀赶紧从厨房跑了出来,被楚爸爸凌厉的眼神吓得一僵,连忙转头看张新杰,结果张新杰也一头雾水地看着她。


楚爸爸用六脉神剑的手势指着她问:“你和小李谈了七年恋爱?”语气在“七年”两个字上狠狠加重。


张新杰瞬间明白了原委,七年恋爱,意味着刚开始恋爱的时候两个人都才十六岁,标标准准的早恋。两人像家里摊牌的时候,估计是谎报了交往时间的。


结果这个尘封多年的秘密就被张新杰这样爆出去了。


楚云秀捂脸。


张新杰的诚实在联盟里是出了名的,别的战术大师赛后参加记者会,都会将战术分析模糊带过,只有他,会一五一十地跟记者分析比赛,以至于每次遇到霸图比赛,记者们的新闻稿水准都会上升一个等级。


简直愧对心脏之名!给我向肖时钦喻文州还有叶修那个老狐狸道歉啊魂淡!


楚云秀用眼刀表达愤怒,张新杰一脸无辜。




通常来讲,岳父看女婿,一开始总是充满敌意的。


两个年轻人眼神交战几个回合,楚爸爸都看在眼里,那场景,就像一根针扎上一块棉,化解得无声无息。他之前对张新杰的种种担忧忽然都放下了不少。这个孩子,比他想象的还要更适合楚云秀。


日子过得越长就越是明白,合适,有多么重要。


“算了算了,我管不了你。”楚爸爸摆摆手,背对他们假装生气,呵呵笑着回卧室去了。


楚云秀总算松了一口气,然后一脸黑线地把张新杰拽到了寒风凛冽的屋外。


“老实交代,你都跟我爸打听什么了?”怒视。


“没什么,就是多了解一下你的性格。”张新杰很坦然。


“又是多了解性格,”楚云秀不满地嘟囔,“都这么久了还这么紧张兮兮。”


“我对失误容忍度非常低。”张新杰说。


又来了,战术大师的原则。每次听到这样的话,楚云秀都会忍不住想调戏他。


“但是我对你的容忍度很高。”她笑嘻嘻地凑近,“非常高。”


“不能仗着规则宽松,就放松对自己的要求。”张新杰又是一条原则丢出来。


“哎我去,你觉悟这么高,我爸肯定特喜欢你。”楚云秀伸手圈住他的脖子,整个人贴了上去。


张新杰顺势搂住她的腰,回答的语气十分认真:“那不行,我已经有你了。”


“噗哈哈哈!”楚云秀笑喷之余还不忘给他一拳,没使力,就在肩膀上轻轻落下,要多娇嗔有多娇嗔。


张新杰微笑着收紧手臂,楚云秀就使劲地往他怀里蹭,头发都被蹭起了静电,等她抬起头来,都横七竖八地吸在她脸上。


张新杰发现自己的脸有点累,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嘴角就一直上扬着,没有停止过微笑。


原来这就是恋爱的感觉。


就像此刻楚云秀蹭得乱糟糟的脑袋。


又蠢又萌的感觉。




-END-



评论
热度(610)
© 若水三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