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黑篮/时之歌/撒野/声控/
『全职』
本命男神方锐王大眼,本命cp方我张楚王柔,雷all叶的一切cp,叶蓝也不吃,其余随意。
『黑篮』
挚爱绿赤,其余随意。
『时之歌』
全员都是心头好,真爱唯有大祭司。
『撒野』
丞飞飞丞随意,互攻党很满足。
『声控』
B站唱见圈男神王胖子,女神祖娅纳惜,配音圈苏尚卿图特哈蒙
『其他』
盗笔龙族哑舍魔道都看过不混圈,
近期热门的圈子基本了解,
欢迎找我唠嗑找我玩,淡圈老咸鱼高中狗长弧,不过戳我都能聊,
网络一线牵,都是缘分。

  若水三纤  

【原创耽美】偏执(一)

  • 想了个脑洞就写了

  • 原创校园耽美,攻受未定,不良少年×社交障碍高材生

  • 第一人称,不喜勿进

 

             1

    我第一次遇见他,是在我十七岁时。

    那个张扬肆意,放纵不羁的十七岁。

    我吊儿郎当地走在校园大道上,心中思索着这次逃课去哪里玩,然后我就看到了他。

    只一眼,他便锁住了我的视线,久久不能移开。

    那个清淡如竹的男人,纤瘦单薄得仿佛下一秒就要化成风,苍白的不像个活人。

    我尚记得,他就站在校园大道旁的白桦树下,树的一旁是普通的毫无特色的教学楼,灰茫茫的天空上布满阴云,明明平常看惯的寻常景色,因为他在,却成了一幅画。

    然后那个画中人,向我投来了视线,我在那一瞬对视中,看到了深潭,深邃得能把我吸进潭底,几乎把我溺死。

          2

    我十七岁时正值青春年少,叛逆是我那时的代名词。现在想来挺智障的,那时的自己就一杀马特,染着不羁的黄毛,左右耳打着七八个耳洞带了三四个耳钉,一件校服衬衫穿的吊儿郎当,有着几个同样放荡不羁的兄弟。我们逃课,用自以为很屌其实很low的技术去撩妹,出入各种学校严禁的场所,喝酒抽烟打架样样精通,历史根本不堪回想。

    但我那些引以为豪的装扮,在他面前却让我感觉我就像一个小丑。他只需要沉默地站在那里,那独特的气质就可以将一件毫无特色的白衬衫穿出竹一般的感觉。

    我开始反思自己的叛逆是为了什么,自己这样打扮是否真的帅气。那时的我,完全没有想到,是那一次没有任何言语交流只是一个无意的对视的遇见,让我开始改变。

    可以说,遇见他,才有现在的我。

           3

    当然,那时的我,是不会因为一次遇见便开始改变的。

    本就陌路,何必交集。

    于是我之后还是继续当不良少年,只是在偶尔,不经意间眼前会浮现他的身影。

    直到第二次遇见。     

            4

    那时我又一次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作为市重点高中的吊车尾,也是有过一段当学霸的日子的,作为一个曾是重点班学子的学霸,一步步从a班到z班,连我自己都要放弃的学业,而我的班主任却仍没放弃,不得不说班主任真是一个敬业的好老师。敬业的老师对我进行又一次的诲诲教导时,我百般聊赖地望向窗外,那一抹苍白就这样入驻我的眼中。

    他依旧是那件白衬衫,黑衬裤,他沉默地站在窗外的花圃旁,略低着头,专注地看着起舞于花丛中的蝶。

    花圃里姹紫嫣红一片艳丽,他却像被篱笆阻隔了所有艳丽,只余苍白。

    苍白的,孤独的,毫无生气的,他。

    他是谁?

    所思未经大脑便问出,念得正起劲的班主任声音戛然而止,停顿了一下,说:“哦,你说他啊,他是隔壁班任的儿子有很严重的抑郁症和社交障碍,名叫温筠竹。”

    温筠竹。

    还真是一个如竹的人呐。

    “不过你别看他抑郁症又社交障碍,他当年可是a省的理科状元,麻省理工学院的毕业生,只可惜。。。唉。。。”班主任惋惜地叹了一口气,我的思绪逐渐飘远,可惜什么? 可惜他得了抑郁症吗?

    “你是一个很聪明的孩子,不应该因为一些事就放弃自己。。。”班任又开始了她的喋喋不休,然而我再也无暇关注。

     我的视线牢牢地被他吸引。

     他那双幽深的墨眸,又一次向我看来,彼此没有语言,却有了一段良久的对视。

     他的唇微微嚅动,无声地说了两个字。

     林萧。

     他叫温筠竹。

     我是林萧。

——tbc

评论
热度(1)
© 若水三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