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黑篮/时之歌/撒野/声控/
『全职』
本命男神方锐王大眼,本命cp方我张楚王柔,雷all叶的一切cp,叶蓝也不吃,其余随意。
『黑篮』
挚爱绿赤,其余随意。
『时之歌』
全员都是心头好,真爱唯有大祭司。
『撒野』
丞飞飞丞随意,互攻党很满足。
『声控』
B站唱见圈男神王胖子,女神祖娅纳惜,配音圈苏尚卿图特哈蒙
『其他』
盗笔龙族哑舍魔道都看过不混圈,
近期热门的圈子基本了解,
欢迎找我唠嗑找我玩,淡圈老咸鱼高中狗长弧,不过戳我都能聊,
网络一线牵,都是缘分。

  若水三纤  

【原耽】戏妆(军爷×戏子)


他一袭华裳,面容素净,眼底带着许虔诚,手仔细小心地,在端坐在妆台前的军装男子的脸上,抹出一道道浓重的痕迹。

“城破了。”他换了盒脂粉,手抹到一半,突然顿住,喃喃道。

男子半阖眼睑,听到此句,伸出手握住了他的。男子手掌滚烫的体温慢慢暖了他冰凉的手,两人沉默了片刻,男子低哑的声音响起:“人都撤完了,这城只剩我们了。”

他的心狠狠地颤了一下。

“……只剩我们也好,唱曲儿就只给你听,就算是天王老子要我唱,还不唱了。”他故作镇定,如往常一般嗔了一句,但微微颤抖的手暴露了他的恐慌。

男子感到他的手在抖,用力握紧了他的手,似要将自身全部的力量给他。“别怕,我在。”

他的镇定就这么被男子用一句话击碎了。

他将脸埋入男子的颈窝,将那些惊惶恐惧都藏了起来,不愿让男子看到。男子感受着冰凉的泪水一点点浸湿了自己的军装,无言间把手放在了他的背上给他安抚。

“别怕,不要哭,你看,我在呢。”

“我没有怕,我就是,就是高兴,高兴你在。”他倔了一下,但仍埋首不肯抬头,声音闷在了嘴边,听着有些嗫嚅,毫无说服力。

“好好好,你高兴。妆可没上完,还要继续吗?”

“我好容易才求来你同意上一回妆,就这一次了,怎么可能不继续!”他泪意未消,言语仍带颤音,却透出了一股执拗,“当初你答应我了。”

他抹干泪迹,整了整自己的衣饰,继续了手上没化完的妆容。

一笔,一划,神态专注,一丝不苟,像对待着世间无双的珍宝一般小心翼翼。

城破了,外面的兵荒马乱被隔绝在这隔间之外,隔间里的气氛沉默却柔情脉脉。昔日红遍四九城的名角穿着他最华丽的戏服,为妆台前的军爷上着妆,他们互相依偎着,就像世间只剩下彼此,实际上也只有彼此。

“砰——”门开了。带着血腥气的喧嚣争先恐后地涌进这小小的隔间,将这一室安好都尽数冲走。

“妆上完了。”他停下手中描眉的笔,轻拥住男子道。

“很好看。”男子抱紧了怀里的人,看向了门口。“他们来了,怕死吗?”

“能和你死在一起就好。”

“好。”

评论
热度(2)
© 若水三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