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黑篮/时之歌/撒野/声控/
『全职』
本命男神方锐王大眼,本命cp方我张楚王柔,雷all叶的一切cp,叶蓝也不吃,其余随意。
『黑篮』
挚爱绿赤,其余随意。
『时之歌』
全员都是心头好,真爱唯有大祭司。
『撒野』
丞飞飞丞随意,互攻党很满足。
『声控』
B站唱见圈男神王胖子,女神祖娅纳惜,配音圈苏尚卿图特哈蒙
『其他』
盗笔龙族哑舍魔道都看过不混圈,
近期热门的圈子基本了解,
欢迎找我唠嗑找我玩,淡圈老咸鱼高中狗长弧,不过戳我都能聊,
网络一线牵,都是缘分。

  若水三纤  

我是姐姐,她是妹妹

#看到兄妹日常作为家中长姐表示不服#
#姐姐妹妹完全不比哥哥妹妹差啊#
#虽然我也想要个哥哥#

我知道我母上肚子里揣了个娃的时候我不过六岁,所幸我那时已记事,所以我得以幸运地看到母上大人的肚子从扁到凸再到圆,深切感受到了怀孕是一件多么不易的事情,对母上肚子里的小生命有了更多的期待。我在她胎龄七个月的时候就开始兴致勃勃地翻新华字典,以我那时浅薄的知识为她取名,找到一个好看的字便兴冲冲地拿给母上看,问她这个字好不好。母上总是笑着点头,说这个字好,我就仔细瞧着,却又觉得这字不好了,便又要重翻字典。来来回回那么几遭,在我某天中午放学回到家打开门没看到母上和外婆的时候,我的妹妹便降生了。

我在她出生第三天后终于看到了她,她躺在医院的婴儿床里,小小软软的,仿佛一碰就碎,她的小手会抓着我的手指不放,睡得香甜。我开心的跟她说了我们姐妹之间的第一句话——
呀,我是你姐姐哦。

她满月出院,回到家后就暴露出了她的本性。她爱哭,睡眠浅,睡觉非要睡在母上旁边,一将她抱离便会哭闹不止,闹得全家人都不得安眠,我睡眠一向很沉,都会被她吵醒。那时的我,经常半夜被吵醒,只好蒙被睡觉,严重睡眠不足。我问了问母上,妹妹还要闹多久,母上说,大概一年吧。我简直被吓疯,直呼养孩子太可怕了。
但她也有乖巧的时候,她两个月大的时候,我终于被外婆允许抱起了她,她看着我,笑了一下。
啊呀,我妹妹真是天使。

在她三四岁的时候吧,她开始变得任性,犯了错却把错怪到我身上,可爸妈却只会说我是姐姐,她是妹妹,我要让着她。那段时间我是叛逆期最疯的时候,于是我开始讨厌她,厌恶她,我觉得父母都是偏心,有了妹妹就不爱我了,我和妹妹一个爹妈生的为什么要有差别待遇,明明都是她的错为什么要怪我,就看着她哪都不顺眼了起来,关系一度闹得很僵。
后来呢,是她偷偷地给了我一颗大白兔奶糖,我知道,外婆不给她吃太多甜食,一天限糖两颗。
她给了我一颗,她说这个要给姐姐。

我初三的时候,她终于和我一个学校,上一年级了。上学的第一天我去小学部溜达了一圈,发现她的班主任是我小学的语文老师,跟她班主任唠嗑了一下家常,顺便告诉了一下老师xxx是我妹妹,亲的,教育什么不要轻了:-)

我告诉她别人欺负你了打你了你就去隔壁教学楼找我,我虽然不是什么校园一姐但收拾几个小毛孩还是不成问题的。
但她一直都没有找我。就算是在校运会上摔了一跤也不跟我说,被小屁孩弄得试卷全毁了也不跟我说,美术工具被抢弄不见了也不跟我说。她只会跟我说,姐姐我校运会跑步拿了第四名,厉不厉害!我考试考了九十九老师说我字不好看扣了我一分,姐姐我美术课做的手工好不好看!
嗯,我妹妹超棒的。

上了一年级的她迷上了学校隔壁的小卖铺,我作为一个小卖铺十年老顾客,当然是严厉地告诫她不能去买垃圾食品,我发现一次零花钱全没收。她很敷衍地点了点头,就去找她的小伙伴了,我留心观察了几天,成功地没收了她的零花钱。
但在某天我和闺蜜在小区树荫下聚众啃辣条唠嗑时,她从旁边路过了,于是现在的我们是——
“小兔崽子你特么居然在劳资房间里吃辣条!味道超大!劳资一进房间就能闻到啊!你特么不会在外面吃完再回来吗!”
“你不也在抽屉里放了牛肉干吗!”
“牛肉干和辣条能比吗!去给劳资拿花露水啊!被外婆闻到我们都要完好吗!”

科科,心累。

她算得上是我看着长大的了,我从她胎儿时期看到她能跑能跳能和我互怼,历经了九年。我们之间还会有很多个九年,不出意外的话甚至会到我们生命的尽头。
我是姐姐,她是妹妹,也是我的小天使。

评论
© 若水三纤 | Powered by LOFTER